7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张有为电商培训,没有一次是好评,都是很好!

央视【东方名家】系列光碟《实战网络销售》张有为讲师,集8年的企业网站推广、网络营销策划和网络营销实战经验,先后为两万多家中小企业成功实施了网络营销培训。
 
详细企业介绍
【奥鹏网商学苑】??? ??????奥鹏网商学苑是由上海奥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商张有为先生创立并亲自授课,为中小微企业与个人做网络营销的落地执行系统和网上操作实战技能培训,经过2~3天或1~3个月的实战 更详细
  • 行业:网络营销/推广服务
  • 地址:上海市南汇区沪南公路2729弄1125号
  • 电话:021-51099317,18616850390,QQ群53150199
  • 传真:021-51099317
  • 联系人:张有为 先生
公告
2011年在东方名家开讲《实战网络销售》并发行光碟。2013年在深圳、温州及上海通过网商总裁班,带领60个老板,保姆式传帮带一年,现招收老板学员中……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ali15866693137
员工
yxueting
供应商
sdpyyzc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兔费心水979922

12岁男孩因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独自一人生活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5-01   阅读( )  

  父亲肝硬化去世时,成线岁;母亲改嫁广西时,成线岁。他有一个姐姐和哥哥,都在外地上学,寒暑假才能回家。空荡荡的房子寒意逼人,成真波砍了两块干柴,放到火塘里,蹿起的火苗让他觉得有点温暖。

  临上学前,成真波把昨晚吃剩的水煮青菜和干饭热了一下,早饭吃一点,午饭就省了,下午再吃个烤红薯,能撑到放学。收拾完毕后,窗外有人叫成真波一道走,村里的小孩都喜欢结伴上学。成真波说,这是他每天最开心的时候。

  成真波就读的贵州省望谟县大观乡里穴小学,共有194名学生,全校从幼儿班到六年级,共有7个班,8名教师。成家三姐弟成绩好,整个里穴村都知道。大姐成兰真得到宁波好心人的捐款,现在贵州省兴义市读“春晖班”,费用全免;二哥成涛也考入了县里一所中学,正念初三;成真波上五年级,也是班里的第一名,家里的墙上贴满了三姐弟的奖状。

  班主任王言老师说,成真波这孩子很聪明,心思也很细腻,期中考试的作文《这件事真让我感动》,就写了国家对贫困山区的帮助,被当做范文在全班朗读。对于山里人来说,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他们世世代代的梦想。

  放学回家半个小时做完作业,他便拿着篾刀,去砍柴。“冬天了,烧柴快。”成真波指着对面的半山坡说,“那是我家的树林,来回要走1个小时。”成真波喜欢唱歌,音调也很高,一个人砍柴的时候总要唱那首“花儿鲜,花儿艳,花儿真美丽。我们像鲜花开在春天里……”

  晚饭同样是水煮青菜。看到我来了,他特意从缸里舀了碗黄豆,为我加菜。“为什么要水煮,不用炒呢?”我很好奇。

  “我在出水痘,油不能多吃。前几天发烧了,没吃药,现在好些了。我觉得嗓子里长了痘痘,有点痛,只能吃清淡的。等好起来了,就可以吃酸辣椒什么的。”

  床沿下,有一些血渍。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是流的鼻血。“每隔两星期就会流一次,有的时候还头晕。流鼻血的时候,我就用冷水拍后脖子,然后用卫生纸把鼻孔堵住,这是我妈妈教我的。”一提到母亲,成真波的眼睛眨得很快,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成真波知道,只有读书才能真正走出大山。“我以后想当建筑师,不赚大钱,一天有50块就够了。”成真波很腼腆地说道。

  成真波家的田地都给了亲戚,收割时,他能分得一些粮食,但亲戚的帮扶也很有限,因为大家一样贫困。每到10月份,只要不上课,他都会背着背篓,去山里捡青杠子(当地一种野果),然后背到集市上去卖。“一天下来,能卖30多块呢。”成真波把这些钱攒起来,除了给自己买点学习用品外,其余的都会等姐姐放假回来时,悉数上交。

  冬天天黑得早,不到7点半,成真波就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了。家里的两盏白炽灯,只有晚上看书时才舍得开一盏,上个月,他家的电费只有一毛钱。睡觉前,他会把当天的课程温习一遍,这样睡得也踏实。“我不怨恨妈妈,她在那边也不容易,还要给我们寄生活费。晚上睡觉经常会梦见一家人聚在一起上山捡青杠子。”说着说着,成真波又忍不住落泪

  时报讯 四年前,余姚人张筱土参加了由宁波市扶贫办等部门组织的“甬黔携手·万人助学”活动,和贵州望谟县两名小学生结了对子。四年来,他一直在给两名小学生寄钱。近日,他在和一名受助学生的父亲通过电话后才得知,自己的爱心有可能打了“水漂”——一个孩子只在前两年收到了他的助学款,另一个则只收到了第一年寄出的钱。张筱土调查后发现,孩子们没收到的那些钱,有可能被望谟县扶贫办截留了。

  昨天,记者从望谟县纪委获悉,望谟县纪委、监察局已拟定18个调查小组的名单,将于今天分赴全县的17个乡镇,全面调查2006年以来外界给该县贫困生的助学款发放情况。

  这几天,望谟县大观乡里穴村村民成真勇把张筱土传真来的邮政汇款凭证,还有县邮政局刚刚给他的取款通知单全部拿了出来。他不断地向来访者强调一点,之前到县纪委举报扶贫办截留女儿成光丽的助学款,绝非空口说白话。

  成真勇说,他们一家时断时续地和张筱土保持着联系,但一般都是孩子给张先生写信,汇报学习有关的情况。“张先生很少提到钱的事,我们也不好过问。”成真勇认为,主动去问就像是伸手向人要钱,那样做不合农村人的规矩。对方没提钱的事情,当时他只是以为人家不愿意继续捐助了。直到今年8月,张筱土打电话来询问今年的汇款是否收到时,才知道助学款每年都是如期寄出。

  记者了解到,在大观乡里穴、伏开等山村,有类似遭遇的受捐助者还有陈永国、成光跃、成光兴、陆梦、黄夏、罗国二……

  为什么点对点的捐助,受助款还是收不到?这也是横亘在投递部门眼前的一个现实难题:县里的17个乡镇,不少村落连坑坑洼洼的土路也不通,汇往这些地方的汇款单往往到乡里就被迫止步。

  由于捐助方发出的收款人大多是受助者本人,在整个传递环节中,这种点对点的方式就决定了即使传递有异常,下一个环节的人也常常会认为是捐助方停止捐款,不会有人去主动追问。这种局面,客观上为心术不正的人留下了动手脚的空当。

  望谟县纪委昨日透露的消息称,出现学生助学款被截留,除了县邮政局把关不严外,扶贫办也问题不少。望谟县扶贫办副主任欧阳德向本报记者证实,涉嫌挪用6400元学生助学款的扶贫办员工黄世梅,事发前是社会扶贫股的负责人,“去邮局签收的事情由她具体在负责,但扶贫股里没有其他员工,就她一个人。”

  望谟县检察院昨日传出的消息说,黄世梅已于15日凌晨被刑事拘留。是否涉嫌贪污,检方还要进一步调查。

  一位参与办案的人士透露,在接受讯问时,黄自己也记不清楚有多少助学款被她揣进了腰包。

  到底有多少贫困孩子的助学款被截留,目前还没有官方统计。当地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官员私下认为,这看似流畅的爱心传递链条,却没有专门的部门来管。“出问题,是早晚的事情。”

  昨日下午,望谟县纪委书记曾勋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只有等望谟县邮政局拿出2006年以来的所有汇款资料,调查组到学校和受助者本人的住所实地调查后,才能得出结论。此次调查的范围,不仅限于浙江来的捐助。

  目前,由望谟县纪委牵头的18个调查组已基本敲定,将于17日分赴全县的17个乡镇和教育主管部门,全面清查近年来外界捐赠助学款的最后去向。

  “助学款截留事件”是否另有人员牵涉其中,望谟县纪委和司法部门目前正在全力调查。望谟县纪委昨日承诺,将随时向社会公布这一事件的调查进展。

  成真波家的树林在对面的山坡上,每次去砍柴,来回差不多要走1个小时。这根柴,够他烧一天

  成真波特意炒了碗黄豆招待我,平时他每天都吃水煮青菜。上次尝肉味,已经是3个月前的事了